服务电话:133921763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场报码现场开奖 > 正文

财神爷世界上最没的爱情文章

发表时间: 2020-01-30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如果人的一生可以看成一篇文章,那么,自己的幸福才是最美的。以为你曾为它努力过

  「比如我非常喜欢悬崖上的一朵花,而你去摘的结果是百分之百的死亡,你会不会摘给我?」

  「亲爱的,我不会去摘。但请容许我陈述不去摘的理由:你只会用电脑打字却总把程序弄得一塌糊涂,然后对着键盘哭,我要留着手指给你整理程序;你出门总是忘记带钥匙,我要留着双脚跑回来给你开门;酷爱旅游的你,在自己的城市里都常常迷路,我要留着眼睛给你带路;每月(好朋友)光临时,你总是全身冰凉,还肚子疼,我要留着掌心温暖你的小腹;你不爱出门,我担心你会患上自闭症,我要留着嘴巴躯赶你的寂寞;你总是盯者电脑,眼睛给糟蹋得已不是太好了,我要好好活着,等你老了,给你修剪指甲,帮你拔掉让你懊恼的白发,拉着你的手,在海边享受美好的阳光和柔软的沙滩,告诉你一朵朵花的颜色,像你青春的脸…所以,在我不能确定有人比我更爱你以前,我不想去摘那朵花…」

  「亲爱的,如果你已经看完了,答案还让你满意的话,请你开门吧。我正站在门外,手里提着你最喜欢吃的鲜奶面包…」

  女孩拉开门,看见他的脸,紧张得像个孩子,只会把拧着面包的手在她眼前晃,………………

  我想这就是爱情或者生活,被幸福平静的包围时,一些平凡的爱意,总被渴望激情和浪漫的心忽略,爱!在双方引起的许多个微不足道的动作里,从来就没有固定的模式,只有爱,可以是任何一中平淡无奇的形式,花朵、浪漫,不过是浮在生活表面的浅浅点缀!

  希望有一天,我能找到梦想中的江南小镇。有细细的流水,弯弯的小桥,婀娜的垂柳。能在雨后闻到泥土的味道,旧旧的房屋在冬季的溶雪时刻有长长的冰棱,底下有抢吃冰棱的天真的孩童。有长长的石子小路,挨水的地方能找出海藻似的绿绿的青苔。。。。。。

  然后我是一位与世无争的安静的女子,可以去旧货市场或民舍里收购一些旧旧的红木家具,家具上有漂亮的龙凤或花卉图案,如果有些精致的调刻那就更好了,我得把他们一个个搬回来,并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放好。然后我要在太阳能照进来的窗户上挂一个暗红色的长长的落地窗帘,两头挂上中国结或草绳编织物,在阳光下,我能看见飘浮在空中的尘埃,如同看到微颤颤的生灵的羽毛。再买架有精致雕刻的古筝,他们是我眼里的宝。

  我穿着华美飘逸的丝绸舞裙,沿边用大朵大朵的莲花点缀,层层叠叠地盖住我裸露的脚趾。

  是在赫图阿拉城的尊号台上,我踮着脚尖,尽力在最后一个尾音中完美谢幕。可是我受伤的脚踝再也支撑不下去,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狼狈至极。我痛得无法呼吸。

  那一刻,全场寂静无声。我胆怯地看向乌拉族长,他眼里的怒火似将我燃烧蔓延。我知道又将有一顿毒打爆在我的皮肤上。

  他们都静待大汉努尔哈赫如何处置犯错的我,或者他们真正关心的只是大汉此刻的心情,而非一个贱奴的性命。我卑微地跪在尊号台上,稚嫩的声音,一遍遍说,大汉饶命,大汉饶命。

  然后在一排贝勒中,他走过来。拉起我的手,朝外面跑去。将一众质疑抛诸脑后,他带我在草原上飞奔。他的手掌很大很暖,他歪着头问我,你的脚是不是很疼?

  只为了这一句话,我悲怆得哭出声。从小我就学会了隐忍,学会在难过的时候不要哭泣。可是在这个男子面前,在他一句轻软的关怀下,我终于纵声哭了出来。

  我咬紧牙齿说,不疼。心不疼,它在碎裂中欢跃,它扬得那么高。说完,我莞尔一笑,笑得那般卑涩,却又是那么甜美。

  苍茫的草原上,他停下来,你会成为天下最优秀的舞者,而我会成为天下的王。到时,我一定会封你做我的王后。每天看着你跳舞。他说,从现在开始,你就叫陈圆圆。

  我是一个舞者,乌拉部落地位最卑贱的奴。我终于有了自己的名字。那一年,我12岁。八贝勒皇太极29岁。我们的第一次相遇,便是别离。

  他走后,我还是承受了有史以来,最狠的一次毒打。皮裂肉绽。可是我竟没有掉一滴眼泪。

  13岁的春天,我终是被赶出了乌拉。仅仅是因为她们嫉妒皇太极曾庇护过我。她们说,你长得这么丑,你不配跳舞,你不配与皇太极说线岁的我,就已经知道自己有多美。我在清水中洗脸,在枯木上跳舞。我要成为最优秀的舞者,我要每天都跳舞给他看。

  是在泣哭流浪的人群中,我见到了绛雪。紫衣的绛雪。蒙着薄纱,身影是美的,却看不清她的脸。她说,我带你去金陵,我要将你培养成最美的舞者。她说,你就是我。

  百花宫,金陵最大的脂粉地。在绛雪的悉心栽培下,我已是金陵人尽皆知的红牌舞姬。

  我站在百花宫的大殿上,翩跹起舞。姑苏城外,桃花开得正艳,姹紫嫣红地璀璨了一季。

  吴三桂就站在那群红男绿女的中间,气宇轩昂。他惊艳于我的美貌,亦倾倒于我的舞姿。他俯下身,眉眼如丝,俊朗的脸上迅速纠结成一大朵妖娆的花。他就那么安静地望着我,仿若能望透这尘世沧海,望穿着痴婉缠绵。我很清楚,这番接近,于我,并非高山仰止的爱慕。

  他说,你是小沅。你就是。我摇头再点头。绛雪曾经告诉我,当有个男人唤你小沅时,你要记得点头。那一刻我想起赫图阿拉城的白衣男子,他说,你会成为天下最优秀的舞者,你叫陈圆圆。那个夜晚,距离现在,刚好6年。

  吴三桂开始频繁地出入百花宫。赠我绫罗绸缎,珠钗玉镯,波斯的奇珍异宝,他恨不得将天下间所有没有东西都拿来给我。但它不是皇太极,不是6年前问我脚是否受伤的男子,自然,便也走不进我的心。

  我将那些珠钗珍宝扔得满地都是。我说,绛雪,为什么要我冒认自己是小沅?我根本就不是。你知道的,终有一天,我要回到赫图阿拉去。

  绛雪笑,白小沅已经死了,而你代替她荣华富贵何尝不可?难道你想一辈子在百花宫里跳舞吗?我栽培你,不过就是为了指望,今日你可飞上枝头。她越说越激动。不忘弯腰去拾那些珠钗珍宝,细心拭擦。我冷笑,看不出你原是贪财之人,我不会被你利用。

  他似乎已笃定我就是白小沅。他说,我知你还在怪我当年丢下你不管,但那时军令如山,我不得不走。后来我再去找你时,那里已人去楼空。他们说你被抓了,又说你已经死了。可是我不相信,我知道你一定会等我的。

  他又说,你还记得在莲花池边对我说过什么吗?你说,就算我忘了你,我也我不会忘记你的舞。你知道吗,你的舞跳得比当年还要美。

  吴三桂执意要接我去将军府。他说,我不会再让你受委屈。我婉转拒绝。我如何能不拒绝。我心里眼里脑里想的全是白衣男子。

  他说,小沅,如果你真的不愿意与我走,我不会逼你。我只是要让你明白,在我吴三桂心总,你永远都是我的唯一。明白我就返京城。小沅,我随时等你改变心意。

  我巧笑嫣然,请将军欣赏这曲舞,就当我为将军饯行吧。说罢,我跳了一支在百花宫从未曾跳过的舞。是当日在赫图阿拉城,遇见皇太极时跳的舞。我闭着眼,仿佛看见白衣男子站在角落里朝我微笑。他问,你的脚是不是很疼?我的泪,就那么凄哀地挂在眼角。

  底下是一众如痴如醉的看客。他们不住感叹我绰约舞姿。他们说普天之下,没有比我跳得更好的舞者。我在这些声音的源头,居然看到他。

  他就那么站在淌着时光的河流,灼灼地望我。穿着白衣,俨然中原人士的打扮。这一次,我依旧没能将那支舞完美谢幕。

  我几乎是跑到他身边。不顾礼数,不顾吴三桂惊愕的眼神。可是,在离他几步之遥的地方,我停了下来,我突然觉得,其实我们是那么陌生。

  他唤我圆圆,他的声音依旧轻软。只是这一次,他没有再拉我的手,带我一起逃跑。我以为自己会有万语千言要说,而我说出口的,居然只是一句:你来了。

  他比6年前更沉稳,更沧桑。他附在我耳边轻声说,我是来带你走的,我们回赫图阿拉去。我笑着点头。笑似春风。

  这时吴三桂过来。他从来没有如此生气过,抓住我的衣襟,恨不得将指甲掐到我的肉缝里。说,你就是因为他才不肯跟我回京城?你信不信我吴三桂能一刀刺死他。

  见吴三桂点头,他朝我看了一眼,看得我心惊肉跳。果然,他说,吴将军,我与圆圆不过市一面之缘,将军你误会了。财神爷

  他将吴三桂拉到一角,不知道说了什么。尔后,皇太极过来,圆圆,你保重,我们后会无期。

  周遭看热闹的人群纷纷散去。吴三桂笑着过来,圆圆,我误会你了,他已跟我讲清楚。他还说我欠他一个人情,将来一定要还。他还说了什么?他还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他说,你终于成了天下最优秀的舞者。

  第二天,百花宫张灯结彩。全城的人都在议论一段佳话。红牌舞姬与明朝将军。他们围在百花宫外,奢望一睹我的风姿。

  我卷起轿帘,在那些人群中,我一眼就望见他。错落的眼神在空中互汇,花朵无声绽放,又无声凋零。或许这便是最好的结局。放下轿帘的瞬间,我看见这个男子用袖角拭泪。或者他是哭了,又或者仅是风沙太大的缘故。

  绛雪坐在我旁边,她说,圆圆,从此世事沧海,再与他无关。你要记住,你是吴三桂的白小沅。

  吴三桂真的视我如至宝。他说,我再不会让你从我身边离开,我宁可辜负天下苍生,也要许你一生一世。

  我微微一笑,笑得国色天香。他终究不懂我,一如我不懂绛雪。我不懂她费尽心机,将我送到吴三桂身边,究意为何。绛雪于我,一直是个谜。我一度猜疑,又一度否定。

  吴三桂在京城为我筑了一座莲花池。他说,我们是在莲花池边相遇的。他说,等朝廷局势稳定后,我就带你隐居山林。我们去姑苏城外,在桃花林里建一座木屋,看亭前落叶,看小溪流水。

  他说得句句动听。我知道他会真的这么做,但我一点都不关心。我在乎的,只是边疆战事。或者说,我只在乎皇太极的安危。尽管他这般伤我,尽管他将我推至吴三桂身边,我依旧爱他。

  那日,我终于见到绛雪薄纱下的脸。她站在莲花池边,泪流满面。一脸狼狈,也一脸突兀。

  是的,我从来没见过那样的脸。我完全被吓住了。没有鼻子,左边的脸,大片灼伤,触目的疤痕,惟有眼睛,噙着泪。

  见到我,她慌忙蒙上薄纱。我说,到底是什么样的灾难,才弄至如此?为什么你从不对我讲?

  没多久,吴三桂便被朝廷派往边疆,镇守山海关。据说皇太极带领的满清国,势力越来越大,崇祯帝担忧他会危机江山。

  临出发前,我追上去,紧张地问,两兵是否会交战?如若交战,会不会出事?一定不要有事。

  吴三桂没料到我会如此关心,激动地下马。他说,圆圆,我答应你,我不会有事。

  我虚弱地笑,没再出声。他不知道,从始至终,我不希望出事的人,只是皇太极。

  我在书房翻到一幅画。画里的少女,柳叶眉,芙蓉面,鬓旁一支碧绿的钗,绛紫色的舞裙,一直拖曳到地上。那不是我。她是白小沅。

  我说,绛雪,你给我讲讲小沅吧。她是谁?她怎么死的?你们又是怎么认识的?绛雪望着画里的少女,突然就笑了。

  很久以前的莲花池边,白云和流雪将天空染成最纯净的白。少年仰头问女孩,当你长大的时候,你会不会有一天忘了我?

  不会, 就算你忘了我,我的舞也会让你找到我。那是15岁的小沅。他们分别。她送了一幅画给他。画里的女子,柳叶眉,芙蓉面,穿绛紫色的舞裙。

  少年走后,她投宿的客栈发生了一场大火。四面都是封闭的窗。她知道那是一场人为火灾。只因他们说她是红颜祸水。只因她令吴三桂神魂颠倒。

  她不甘心。尽管火势缭绕,她依旧要逃出去。她只是要与吴三桂相见。然而,红色火焰,似要席卷整个天空。她仿佛听见吴三桂说,你要等我。

  再次醒来时,她已 在一片溪水边。在溪水中她看见自己烧毁的脸。她被乌拉族的某个牧马人收养。

  很久之后,她在泣哭的人群中,遇到一个与自己长得极相似的女孩。她说,我要带你去金陵。你就是我。那时17岁的小沅。

  绛雪说,我就是小沅,白小沅。我这么做,不过是希望吴三桂心中的小沅,永远那么美。你要替我保守这个秘密。就算我一生一世,只能站在角落里遥望,我也甘心情愿。

  绛雪哭得悲怆。她爱吴三桂,那么那么多的爱。爱至卑微,爱至隐忍,爱至心痛。

  我是从绛雪的故事里,开始真正对吴三桂改观。以前我一直觉得自己的世界小到只有一个皇太极,而不知什么时候,吴三桂已慢慢在我脑海里出现。或者我只是感动在对小沅的痴情里。

  可能是从来没有那样一个男人,让我体会到爱也能如此轰动。皇太极没有。他的世界很大很大,装满了江山和天下。他的世界或许没有我。

  吴三桂每天一封家书报平安。可是,京城已经不再太平。李自成的大军已兵临城下。紫禁城不攻自破。

  然而,李自成终究不是帝王之材,他成就不了天下。很多人说,他的错在于抢了一个叫陈圆圆的女子。其实并非如此。他的错在于尽失民心,在于他得天下后,迅速显现的贪婪与残暴,还有小人得志后的目中无人。

  他抓住我和绛雪,以此挟逼吴三桂回京降服。我没料到吴三桂会真的来。我也没料到李自成挟逼的目的,不过是想借机杀掉明朝最后一个忠臣。

  李自成在一旁猖狂地笑。他说,吴三桂,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我已经杀了你没吴家38口人,我也不在乎多杀你一人。我抬头看着盔甲下的吴三桂,他的脸是那么的俊朗,他哀伤地望着我。他说,就算我死,我也要保你周全。绛雪又开始泪流满面。

  远处的马蹄声嗒嗒嗒地响起。吴三桂附在我耳边小声说,等一会儿,我跺三下脚,你与绛雪便上马车,不要回头。马车上是我最得力的部将。

  然而,当他跺到第三下,我与绛雪准备上马车的时候,不知从哪个角落飞出一支箭,直直地朝吴三桂射去。一切静止下来。

  当我们终于逃脱出来,坐在马车上时,绛雪什么都没说。暗红的血,在马车上一滴一滴地流。她安静地望着吴三桂,良久,才将手放到他的头上,虚弱地说,将军,您能对我笑一笑吗?

  我看着这个男人,他炽热的手掌,他温和的笑容,他冷峻的眼神,他轻软的声音,都那么深刻地烙在我的灵魂里。

  我以为他肯来见我,便是肯带我走。然而我错了。他来见的人,只是吴三桂。他希望吴三桂归顺大清,引清兵入关。

  被吴三桂一顿喝骂。临走时,皇太极说,将军,可记得在百花宫时,您欠我一个承诺?说完,他黯然与我对视一眼,便迅速离去。他心理想的只是江山,没有我。

  小沅,你告诉我,如果我们真的交战,你更希望谁平安无事?见我半天没有出声,腾讯携手长安汽车探索车联网,他便似知道了答案。

  他说,小沅,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认识他,也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渊源,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会为你做任何事。你要相信我的真。

  第二天,山海关城门大开。清军入关。大顺国很快被歼灭。皇太极终于成了天下的王。而我为他跳舞的唯一机会,是站在万人注目的城墙上。

  一个朝代覆灭,一个朝代开始,百姓是最清醒的见证者。可是,他们将我当成祸国的妖女,成千上万地聚集在紫禁城下。将我五花大绑,齐齐上奏皇太极,若想万众民心归一,必先除掉陈圆圆。

  皇太极完全可以保全我,可是,在那么多双眼睛注视下,为了安抚民心,为了稳住江山,他宁可牺牲我。他亲自下旨:放箭。

  两排甲士,已布满了箭,一排一排,密密麻麻。我自知难逃一死。我亦终于明白,在皇太极眼里,没有什么比权利更重要。他爱我,却更爱他的江山。如今,他还要亲手毁了我,他与吴三桂是多么的不同。

  此时的吴三桂,如惊弓之鸟。一向骄傲的他,为了我终于匍匐在地,一遍遍地说,请饶了圆圆,臣誓死为大清效命。

  我展颜一笑。我说,能让我跳一支舞吗?你曾经说过,我会是天下最优秀的舞者,我要你永远记得一个跳舞的女子陈圆圆。

  那天我穿一袭绛紫色的舞裙,站在红墙绿瓦的紫禁城墙上,终于将最后一个尾音完美谢幕。

  他们都以为那支舞是我献给皇太极的,其实不是。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把舞献给你,吴三桂。我是白小沅,从来没有一个时刻,我那么迫切地渴望自己是白小沅,是那个与吴三桂在莲花池边允诺的女孩。

  箭终于四面八方地扑来。我的身体上插满了箭,那些黑色锋利的东西,穿透心脏,穿透舞裙,也穿透血液。

  那个瞬间,我看见玄武石台阶上的皇太极落下了眼泪。我看见吴三桂疯子般冲过来。

  终于一切静止。我的身体一点一点地凉。吴三桂紧紧将我的手执在他的掌心,这个人们眼中不可一世的枭雄,居然像个少年一般哭泣。

  我虚弱地对他笑,吴三桂,能不能在我死之后,将我葬在莲花池边?若有来世,我一定会在那里等着你。我愿意做那个被你铭记于心的白小沅。然后,我慢慢闭上了眼睛。

  很久以前的莲花池边,白云和流雪将天空染成最纯净的白。少年仰头问女孩,当你长大的时候,你会不会有一天忘了我?我会在莲花池边等着你。

  可是,吴三桂,我如何能让你知道,当日的小女孩不是我。她是毁了容的绛雪。她是不顾性命,只为保你周全的绛雪。

  我仿佛又看见自己站在城墙上,一直跳。遥远的金陵,终成了一座废墟。我终于安静地冷在吴三桂的怀抱。

  雪芳岁姐姐是妈妈的同事,就住在木香巷那边的小院子里,她裁旗袍的手艺好到连街上的裁缝师傅也自叹弗如,所以季节转换时,妈妈和婶婶只要买到好的布料,都去让我送去央告她帮忙。不过这阵子芳岁姐姐特别忙,因为从冬天开始就在为自己准备着嫁衣——开春她就要成为新娘子了。虽然新郎官是个带着黑框眼镜的书呆子,而且还是研究冰川什么的;虽然我堂弟冰鳍从一开始就说这乏味的家伙,怎样也配不上又亲切又漂亮的芳岁姐姐,可芳岁姐姐时时刻刻挂在脸上的笑容就说明一切了。所以我觉得,虽然是个木讷的家伙,但是他应该可以给芳岁姐姐幸福吧。

  不过,我应该用“本来”这个词的,芳岁姐姐“本来”应该成为新娘的,那个人“本来”应该可以给芳岁姐姐幸福的——冬天快要结束的时候传来消息,芳岁姐姐的未婚夫的那个科研小组在终年积雪的山上失去了踪迹,好像……没有什么生还的可能了。

  只是失踪而已。所有人里,只有芳岁姐姐保持着镇定的微笑,好像在安慰别人似的,她反复的强调着“只是失踪而已”,然后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剪裁她的嫁衣。

  本来是最应当被安慰的人,却用安慰别人的方式切断了他人的关怀,芳岁姐姐身边的人们忽然把握不住对待这桩不幸的态度了,于是——“只是失踪而已”,大家也都这么说着,语言和事实之间的联系好像也变得暧昧起来。

  转眼已经是春天了,芳岁姐姐还在继续忙着针线活,不过惦记着每年帮妈妈和婶婶缝春衣的习惯,她像往年那样打电话来问我们几时送来料子,她可以趁缝嫁衣的时候一手裁了。

  拒绝好像不太好吧……妈妈和婶婶为难的讨论了一阵子,最后还是买了美丽的缥色和琉璃色的真丝缎,“千万要像往年那样啊!绝对不准乱讲话!”在我把料子送去芳岁姐姐家之前,妈妈还这样反复的严厉叮嘱我。

  即使在大人眼里只是个小孩子,可是我站在芳岁姐姐那紧闭的房门前,却也知道惴惴不安。自从未婚夫失踪的消息传来后,芳岁姐姐就这样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也许是怕一打开门,就会传来更确定的不幸消息吧。

  好在敲开门后,芳岁姐姐对待我的态度还是像以前那么亲切,她一边温和的笑着告诉我一个星期之后来拿试穿的样子,一边带我进屋喝茶吃点心。可就在我踩着青石台阶进屋的时候,小小的阴翳却闪过了芳岁姐姐的表情:“请不要踩着那个吧……”她指着我的脚下,顺着她的手低头看去,我脚下泛出清冷薄光的石阶上什么也没有,除了一滩不大的水渍,不……不止一滩,像围棋征子那样分布着的一串水渍,沿着青石板路一直延伸向院门口,也不知怎么弄的;尤其是台阶上那滩,看起来像是残冰或余雪融化的痕迹一样,使得青石的颜色突然暗了下去:这行水迹就像一排柔软的刺,静静的梗在人的眼底。

  虽然不知道芳岁姐姐为要特别提起这滩积水,但我还是连忙让到了一边。随着身体转移而变得不稳定的视野里,落入了生长在窗边的那株古老梨树的姿影,那不怎么肯结果实的梨树每年都会开出积雪一样沉重的繁花。幸好现在花事还在酝酿中,不然那缤纷的梨花雪,总会让人联想起它曾经掩映过的芳岁姐姐和她未婚夫的和煦笑容。此刻满树不那么起眼的蓓蕾里有几朵已经迫不及待的绽放了,所以特别醒目,时而有一两片花瓣毫无征兆的飘落下来,在看不见的春风里荡漾着,最后落进了青石台阶上的那滩深黯的积水里……

  也许是我的错觉吧,我看见不可捉摸的笑容掠过芳岁姐姐眼角。我不能确定那个笑容,就像不能确定我在芳岁姐姐房间里感受到的那不自然的寒冷,即使房门一直紧闭着,也无法驱散这种像冬天一直没有离开一样的寒冷……

  一边听着我对芳岁姐姐那边的描述,冰鳍一边拆掉插销,想打开他书桌上方的长雕窗,可能因为一个冬天都锁闭着的关系吧,窗格子上厚厚的灰尘弄脏了冰鳍的手指。他低下头,有些困惑似的摩擦着指尖,突然自言自语般低声说:“那里叫做雪待庵。”

  “芳岁姐姐住的那个院子以前叫做雪待庵……”下一刻,冰鳍拍掉了指尖的灰尘,恢复了爽朗的语调,“那是等待雪的地方。”

  “我看过祖父的笔记。”冰鳍俯身靠在书桌上,“说曾经有个穷书生住在那里,在某个雪夜,有一位美人造访了他的家,她说自己说是某某人家的女儿,早就和他有了婚约,现在来投靠他。然后,这个美人就成了书生的妻子。可是这雪夜之女每到春暖花开时就会回娘家去,第二年冬天才会回来……”

  我笑着挥了挥手:“不用讲了,我大体猜到了,这雪夜之女是雪姬变的吧,后来书生把雪姬的事情泄露出去后,人们在待雪庵里发现了他冻僵的尸体。”

  冰鳍发出了不屑的轻笑,抬起左手支着下巴:“你想得太多了,他们只是很平凡的过这日子而已。有一年冬天,书生得了重病,雪夜之女不分昼夜的照顾他,春天即将来临的时候书生的病好了,但是仍然很虚弱。眼看又到雪夜之女要回娘家的时候了,书生不忍心看她为难的样子,让她不用担心,几番催促她快回去。

  雪夜之女终于拗不过书生启程回家了。可是书生每天早上起来,都发现门外有人伫立过的痕迹,他猜到实际上雪夜之女还是没有离开。“

  冰鳍并不解释,只是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书生知道雪夜之女因为担心他而耽搁了行程,所以非常担心,一个深夜,装作已经入睡的他听见门外有响动,便轻轻起身突然打开了房门——”

  这一刻冰鳍故意止住了话语,从小就听祖父讲怪谈,几乎已经习惯了的我,突然因为胸口细小的疼痛而有些呼吸困难,为了驱散这种感觉,我勉强的笑了起来:“按照怪谈故事的习惯,这应当就是书生与雪夜之女诀别的时刻了吧!被揭穿身份的雪姬无法再留在人类身边,悲伤的离去,然后第二年的雪夜,书生看见雪地里放着一个酷似那雪夜之女的婴儿;或者,书生无法接受雪夜之女可怕的真面目,说出了绝情的话,而被雪夜之女冻死了……”我越说越语无伦次了。

  冰鳍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发出了好像叹息般的声音:“都不是呢……书生的门外,什么人也没有……只有温暖的风卷着雪花,弥漫了整个小院。书生笑了,对在空无一人的庭院里飘舞的雪花说:其实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不是人了,你是雪的异类吧,所以等不到春天。可以不用再辛苦掩饰了——以后每个春天你回去的时候,我都会去送你;而冬天一旦来到,我就会打开房门,迎接你回来……”

  所以……不用再掩饰了……冰鳍垂下眼睑,用几乎只有他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轻轻的重复着那早已不存在,或根本没有存在过的贫穷读书人那温柔的话语。

  “不应该就这样结束的。”用手压住胸口那细小的疼痛,我追问着:“然后呢?”

  “然后?”冰鳍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岁月静好。后来书生死了葬在郊外,传说每年冬天的第一场雪都会最先降落在他的坟茔上,然后一整个冬天,那里都积满美丽的白雪……”

  “所以那样的事情,根本不需要担心,不然反而会做傻事……”嘟哝着这样莫名其妙的话,冰鳍一下子推开了朝向庭院的窗子,伴随着老旧窗枢转动的咿呀声,泛着明亮鹅黄色的绿意一下子浸湿了窗棂,我们都不约而同的眯起了眼睛。

  再次去芳岁姐姐房间的时候,我刻意的让过石板路上那条征子形状的水迹,小心翼翼的绕开台阶中央那依然在相同位置的水渍,那不自然的水渍像冰雪融化的残迹一样,还飘着几片苍白的梨花。

  和这滩水渍一样不自然,但却一成不变的是芳岁姐姐房间的温度,那么寒冷,简直,就像随时都会有雪花飘落一样……

  听着芳岁姐姐手中的剪刀发出断然的声音,听着布帛被慢慢撕裂的缠绵声音,我的视线胶着在窗外那棵挂满赭色花苞的梨树上——梨花什么时候才会开呢?明明是花,完全盛开的时候却一点也没有轻盈的感觉,像千堆雪积在老树苍黑色虬曲的枝干上,风吹起来的时候,树枝不堪重负的摇晃着,梨花雪就漫卷着倾洒下来,迷惑了人的视线,不断的扑打着紧闭的房门,好像在悲切的喊着——开门,开门……

  “快醒醒啊,火翼,你这样会感冒的。”芳岁姐姐温柔的声音里,我猛地抬起头,呼喊着开门的苦闷声音停止了。已经这么晚了吗?不知什么时候,夕阳返照的黯紫色的光影已经将屋外那棵古老梨树的姿态画在嵌了玻璃的格子窗上。

  “……现在还没有呢。你做梦了。”芳岁姐姐的表情藏在昏黄灯光的阴影里,但我没有忽略她说话前短暂的沉默,以及那暧昧的说法——现在还没有呢。

  芳岁姐姐看了一下逐渐变暗的天色,似乎有些着急,有什么重要的人即将来到,偏偏那又是我不能见的人一样:“火翼你不必这么早来的,像以前那样几天之后再来拿衣服样子就行了。”

  像以前那样。因为婚礼前未婚夫失踪的不幸,对别人来说,芳岁姐姐这句“像以前那样”就具有了不可拒绝的含义,我能做的只有点点头老老实实回家。

  可是,就在我打开门的那一刻,房间里的灯光照亮和横在我眼前的台阶。眼中的景象使我困惑的眯起了眼睛——还没有消失吗,那行围棋征子形状的水迹不但没有蒸发,反而被屋里的灯光照亮,显得格外清晰。我果然是个迟钝的家伙呢,白天里从这些水迹旁边走过的时候,我总是觉得它们的位置有点奇怪,此刻从房间稍高的角度看过去,它们的排布方式是那么的一目了然——那是一行脚印啊,属于步幅很大的男人的脚印;好像浑身湿透的人从大门走到房门,然后在台阶上长久伫立!

  冰鳍的话突然像落花撞向紧闭的门扉一样,轻轻的撞上我的耳膜,却发出了轰然的回响——书生猜到实际上雪夜之女其实没有离开,是因为他看见了雪夜之女伫立的痕迹。我终于明白那是怎样的痕迹了——雪之异类是等不到春天的,他们唯一会留下的痕迹,就是从被暖风消解的身体上,融化下的水痕!

  芳岁姐姐的未婚夫,就是消失在永远都是冬天的雪山上的吧,传说消失在那千万年都不会消融的纯白世界里的人,都会化为雪之异类……

  “别再站在门口,时间要到了我得关门!”芳岁姐姐很难得的表现出焦躁的态度,急着要关上大门。她的表情是那么慌乱,就好像不立刻关上大门,就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会发生一样。芳岁姐姐的失态让我确定,待雪庵的故事再次发生了,她的未婚夫真的回来了——因为和那书生一样,提醒我让开水迹的芳岁姐姐,一定也发现了那个人伫立过的痕迹!

  可是为什么不一样呢?明明对方都是冒着随时都会消失的危险继续留在春日的暖风中,但和温柔的敞开怀抱,对雪夜之女说着“不用再掩饰了”的书生不同;那么亲切的芳岁姐姐,却毫不犹豫的紧紧地关上了自己的房门!

  为什么不一样呢?就好像好不容易鼓足勇气诉说出梦想却被大人嘲笑一样,我也焦躁起来,无法按捺的脱口而出:“他……已经回来了吧!”

  “你说……什么……”芳岁姐姐难以置信地看着我。已经无法停止了,我不知道我的话是诚实还是残酷:“他很快就会完全融化的,你就可以永远不见他,永远把他关在门外了!”

  背后……吹起了异样的风……突然变得寒冷的春风裹着什么冰冷的碎片接触着我的颈项,那是……雪吗?

  这一瞬间,我看见芳岁姐姐的眼神突然变了,她惊惶的注视着我身后……就在我准备回头看个究竟的时候,芳岁姐姐一把把我拉进了屋里,猛地关上大门。

  “为什么不开门呢,你怕他把你带走吗?”在冷得彻骨的房间里,我看着用脊背紧紧压住门扉的芳岁姐姐,“他不会伤害你的啊……芳岁姐姐,你不是还在想念他吗?不是到现在还裁着嫁衣吗?难道说这些都是假的吗?”

  芳岁姐姐难以置信的盯着我,慢慢的地下了头:“你只是一个小孩子,根本什么都不懂……”

  我深吸一口气:“可是我知道待雪庵的传说……一定不会有问题的,相信我啊,芳岁姐姐!”

  我的确是小孩子,可至少我知道雍和的春日对于雪之异类来讲就好像洪炉一般!即使看着曾经爱过的人在火焰里煎熬,最后消失也无所谓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大人……很残酷啊!

  注视着芳岁姐姐,我慢慢的后退着,“你要干什么!”觉察到我的动向的芳岁姐姐大喊起来,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只要让他进来就可以了,只要打开此案和彼岸的通道就可以了,无论是门,还是窗!

  我一下子推开对着那株古老梨树的格子窗,演变成怎样的结果也无所谓了,待雪庵的传说,那平淡但美丽的传说……我它不想以这种方式结束!

  “芳岁……”我听见了那个有点陌生,但一定曾经在哪里听过的声音,那个曾经在我梦里悲切的呼喊着开门,开门的声音……

  “不要说!”芳岁姐姐猛地捂着耳朵失控的大喊起来,“什么也不要说!我不想听!”

  可是那声音,却像雪花飘落之声一样,无法“听见”,却无处不在:“我早就来了,可芳岁你一直不理我呢。不过有些话不对你说我始终不能安心的,你听着,芳岁:我说过要和你在一起的,可是不行了。答应你的事情却不能实现……怎样道歉也不够吧,所以你就恨我吧,不过最好是……忘了我……”

  “这一句最重要了:一定要幸福啊,连我的那一份也给你……”那个声音带着努力作出的轻松的笑意,“还有,虽然真的不想这么说,但是芳岁……再见了……”

  “我不要听!我什么也没听见!”失措的呼喊声里,芳岁姐姐一下子拉开了大门,和悲哀的瞳孔一样颜色的天空下,一道苍白的身影伫立在青石的阶前,芳岁姐姐开口似乎想呼唤什么,可是就在这一瞬间,那苍白的影子崩散了,化作春天的薰风席卷的细碎雪片,飘满了整个庭院……

  芳岁姐姐一动不动的注视着眼前不自然的雪,慢慢的,慢慢的扶着门框跌坐了下去:“所以我不能开门……我知道这家伙的个性,他一定会这样说的,所以决不能开门……”

  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傻事,我呆看着门外的雪花,耳中传来芳岁姐姐越说越低的破碎声音:“我知道他就在门外,看不见也好,自私的不管他的辛苦也好,至少我知道他在门外,就在我身边……”

  原来我根本不了解待雪庵传说的真相!难怪冰鳍会讲“不用担心,不然反而会做傻事”——我是那么喜欢这平凡但美丽的故事,可我从来就没有读懂过它真正的含义!终结了这个传说的人,是我!

  我从来……就没有像此刻这样讨厌过自己!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可自以为是的我却还对芳岁姐姐说着“相信我啊”;明明应该对自己造成的结果负责,可现在的我,却连一句“对不起”都说不出口!

  我走近门边,却无法表达自己的悔恨,温暖的春风卷着雪片扑打打在我脸上,奇怪的是那不是冰雪那尖锐冰冷的触感,相反像没有重量的空气与风一样轻柔。

  我下意识的接住了一片雪花,微凉的雪栖息下来,但它并没有在我掌心融化,借着灯光,我仔细的辨认着——原来那不是雪啊!我抬起头看向那雪片飞来之处——只是一瞬间,花雪就已经积满了梨树那苍黑的枝干了。为什么我一直觉得它们沉重呢,微蓝的夜色里,眨眼间盛开的素白花朵无休止的飞舞着,带着暗淡的青影,比雪更自由,比雪更轻盈……

  芳岁姐姐慢慢的抬起头看向我这边,灯光照亮了她腮边的泪水,这么长时间以来,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哭泣。并不去擦拭眼泪,芳岁姐姐的指尖下意识的拢着堆积在手边的梨花:“明明早就猜到了,可是只要没有确定的答案,就可以继续无视这结果,所以不能哭,好像一哭一切就结束了一样……”

  “对不起,对不起……”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只能拼命重复着这毫无疑义的语言符号。


手机最快现场开奖直播| 香港管家婆玄机彩图| 香港正版挂牌| www.44887.com| 管家婆中特网| www.4423333.com| 创富网中特合数公式规律| 一头单双中特| 香港马会彩开奖直播| 波色公式规律| 黄大仙救世网34449| www.189kj.com|